首页少儿图库爱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我不知道的事

  • 作者: luopenglv
  • 来源: 红袖添香
  • 发表于2016-11-19 17:06
  • 被阅读
  •   (一)

      我站在周芷芳家楼下喊她的名字,手里拿着一封早已备好的情书。一字一句地大声念着着:

      如果有风,那一定是我在想你;

      如果有雨,那一定是我想泡你;

      ……

      还没念完,我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成了“落汤鸡”。我抬头注视着两手叉腰的周芷芳靠在阳台栏杆上,冷冽的眼神却让我看得入迷,丝毫没有被刚才的“大雨”扫了兴致,周芷芳看我依旧死乞白赖地站在那,转身离去,紧接着又是一盆清泉至上而下流入我心田。

      水不知怎么地流入我的耳朵,我隐约听见周芷芳在楼上向我宣战:泡你大头呀,我给你雨了,你泡给我试试……

      她是在给我暗示吗?我真不明白像周芷芳这种女生为何喜欢用这种明目张胆的方式来暗示我。我心里乐开了花,站在那边傻笑。

      周芷芳看我笑得有点神经痴呆,立马态度好转:“喂,苏顾全,你该不会脑子进水了吧?”

      我说:“你干嘛这么关心我?”

      周芷芳说:“懒得理你”,然后她便扭头走开。

      那天下午,下起了雨。夏天雨水的味道带着些许的怂恿,不停地敲打着我手中的情书。我看着被雨水浸染的字迹,立马决定开始我人生新的篇章。

      从那刻起,我意识到了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我爱上了周芷芳。

      如果说,在我表白前,我只是心甘情愿接受惩罚的无可奈何;那么从现在起,我真的是心甘情愿坠入爱河的无可奈何。

      有人说我的爱河只是由周芷芳的那两盆自来水汇聚成,也有人说周芷芳用她的两盆自来水俘获我不可一世的顽童心。不管怎样,我都要感谢这些人,因为他们就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当然,在我看来,他们是我实现喜欢上周芷芳这件伟大壮举的功臣,我不得不感谢他们。

      (二)

      周芷芳是我高中时代的传奇,她比我大一届,是我的学姐。除了那张迷倒无数学长学弟的脸蛋,她的成绩也好的出奇,但她却不是很用功的那种类型,这一点令我们匪夷所思,也增强了我们对周芷芳的好奇心。我认识周芷芳完全不能怪我沾花惹草,我并没有那个癖好,只能怪她太过招摇,名气过盛。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她,要怪只能怪那些男生——他们还没搞清楚真爱是什么就蠢蠢欲动,继而义愤填膺似的加入追求真爱的大军。

      说到这儿,我不得不告诉大家一个真理:很多男生之所以能相识,完全可能是因为一个女生。因为那个女生,他们可能反目成仇,亦或者情同手足。

      在这个大军中,就存在着两个男生,一个叫汤旭,一个叫陆子斌。他们原本都是周芷芳的苦苦追求者,但周芷芳总是以“弟弟,姐姐不想姐弟恋”为由拒绝他们。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他们相知相惜,成了患难朋友。所谓患难见真情,周芷芳反而是成全了他俩。

      我喜欢周芷芳的那天下午,在那之前,我跟这对患难兄弟在台球室比拼球技,均被残虐。我愿赌服输,骑车到周芷芳家楼下,大声呼喊她的名字,然后宣读他们给我准备好的情书。

      他们俩就躲在周芷芳家楼下的死角,属于周芷芳视线的盲区,我被周芷芳“羞辱”的全过程从头到尾都被他们尽收眼底。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那天傍晚我们仨去“风沙渡”撸串,我得意洋洋地告诉他们——我喜欢周芷芳,我要泡她。

      他俩目瞪口呆地望着我说:“苏顾全,你不开玩笑吧?周芷芳不喜欢姐弟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放下手中的烤韭菜,义正言辞地说:“我真喜欢上她了,尽管你俩折戟沉沙了,我还是要孤军奋战的。”

      他俩见我被周芷芳施了迷魂药似的,不约而同开始跟我说起周芷芳的不好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周芷芳她不会弹钢琴;

      你又不是不知道,周芷芳她没有文学细胞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周芷芳绝对是个水性杨花的婊子,你看她天天穿得跟个模特似的。

      “打住打住,从今以后你们不准说我家芷芳坏话,什么文艺细胞,什么才貌双全,统统去一边儿去,我只要我家周芷芳。她就是标准,那些不值一提。”我赶忙用羊肉串堵住他们的嘴。

      “怎么成你家的了,苏顾全,你这变得也忒快了吧。之前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周芷芳这样的女生嘛,你不是喜欢陈心台那样的萌妹子吗?”陆子斌向来喜欢用我曾经不经意说的话来反驳我。

      “第一,我不喜欢陈心台,陈心台跟贺信凉明显是一对鸳鸯嘛。第二,我是喜欢萌妹子,周芷芳也很萌呀,你们不知道她嚣张的样子有多可爱。总而言之,你们应该为我高兴才对,起码有人替你们征服星辰大海了。”我说得越头头是道了。

      他俩见我不知悔改,也就换了话题,讨论吃完串去哪玩,我提议约周芷芳出来,遭到拒绝。我思忖良久,觉得现在叫周芷芳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干脆作罢。

      (三)

      我跟周芷芳表白的消息不胫而走,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他俩搞得鬼。每次我在学校看到周芷芳,我都想上前打个招呼,但是周芷芳每次见到我都是一副威慑的眼神,仿佛在说:苏顾全,你最好离我远点。

      有一天,我终于等到了离周芷芳近一点的机会。学校要办个元旦晚会,除班级出演外,还可以团队报名表演节目,当然这个必须得经过审核。我花了几个晚上,写了一个舞台剧剧本,严格上来说是个音乐剧,讲述一个年轻人大学毕业求职的种种艰辛以及在此期间发生的爱情故事。为此,我还找来一帮兄弟参演,兄弟又帮我拉来几个女生参演。万事俱备,只欠女主。

      汤旭看穿了我的心思,自告奋勇地前去邀请周芷芳,周芷芳斩钉截铁地拒绝道:“男主是谁?你让男主自己来跟我说,估计本小姐会考虑考虑。”

      汤旭把消息带到,拍了拍我肩膀,祝我一路平安。我跑去找周芷芳,软硬兼施都无济于事。我临走前扔给周芷芳一句话:周芷芳,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要泡你,有本事你就演女主呀,你是不是害怕喜欢上我!

      周芷芳并没有上当,我的激将法在她面前根本不起作用。后来,我放弃了这个话剧的排演,从此我在学校的连廊上看到周芷芳都会退避三舍。

      眼见周芷芳跟我的交集越来越小,我越来越心急如焚,上课也听不下老师讲的内容。我趴在课桌上想着有什么办法能让周芷芳对我刮目相看,或者让周芷芳一不小心就会想起我,就像我上课一不留神就会想到她一样。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班主任在讲台上宣布了一件事:下周国旗下讲话轮到咱们班,关于“我的梦想”的,大家

    本文标题:我不知道的事

    本文链接:http://www.chinachiLdren.net.cn/meiwen/307.html

    网站统计